AI企业融合应用之困:成长期居多 深入城市应用障碍与风险加大


原标题:人工智能企业集成应用的难点:主要是在成长时期,城市应用深入的障碍和风险增加

今年9月,科技部发布《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工作指引》,再次明确了城市应用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杜南科创随即推出了一系列关于“参观海湾地区智能城市”的报道,探索粤港澳大海湾地区城市与人工智能产业的融合发展程度。

作为一个新兴产业,人工智能与城市的融合和发展离不开企业的实力,创新型企业的培育和成长也需要政府政策的支持和引导 为了了解海湾地区人工智能企业的发展现状及面临的问题,杜南科创记者以海湾地区人工智能a股上市企业为研究对象,分析了海湾地区人工智能企业的基础现状及常见风险和挑战,并提出了相应的政策建议

数据观察:

Main AI Enterprises growth More

Policy culting Support Issuite重要

为了了解湾区人工智能企业的现状,杜南科创记者以a股市场为研究对象,全面筛选出位于广东的共50家人工智能概念股企业,然后根据各企业发布的2018年度报告中的“公司主营业务”部分对企业与人工智能的相关性进行分类。

总体而言,海湾地区的大多数人工智能概念上市公司都是间接相关的。例如,他们的主要业务是在人工智能产业链中,但他们并不直接从事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和销售。或者是那些原本拥有传统业务并转型发展人工智能的企业,包括建立全资子公司进行业务探索,但转型阶段仍以探索为主,尚未纳入企业的主要业务部门 据统计,50家人工智能概念股公司中有12家与人工智能领域高度相关。 高相关性企业的分类标准是,2018年的主要业务部门直接包括智能城市等人工智能相关业务

基于以上样本,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人工智能是一门新技术和新领域,行业内还有许多著名的龙头企业仍处于未上市阶段。 这意味着政府部门培育和支持优秀的人工智能企业非常重要。 如果广东扩大并准确发布相关政策,下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最佳可得技术可能在广东产生。

事实上,广东也有这个基础 目前,广东涌现出一批人工智能龙头企业,由腾讯、华为等大型龙头企业带动的众多中小微型企业集聚发展格局初步形成。 根据官方数据,2017年,广东有300多家人工智能企业。广州和深圳是广东人工智能的主要聚集地,拥有大江、软空间技术、碳云智能、最佳选择、魅族等未上市的龙头新经济企业。 广东人工智能企业融资规模和频率居全国第二,单笔融资平均金额超过一千万美元。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不断应用,广东人工智能与产业融合的趋势进一步加强。 今年8月,广东省机器人协会专家委员会执行主任、华南理工大学教授闵华清在发布《粤港澳大湾区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产业发展报告》时介绍,广东是大湾区“9+2”城市群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研发和应用最重要的市场,基本代表了大湾区的市场规模。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凭借其国际化和基础研究的优势,有望为广东人工智能的发展提供技术、资金和人力资源支持。

常见问题与难点:

城市景观的应用与开放面临技术特征的矛盾

整合与发展仍面临各种问题

根据对广东高人工智能相关性a股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的进一步研究,从整体市场环境来看,广东人工智能公司2018年面临的市场环境相对严峻。整体市场挑战大于市场机遇,对企业的经营和资本状况有一定影响。 在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中,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战略选择和管理策略与其年度绩效相关联:根据市场情况及时调整业务方向和管理策略是企业在市场中抓住机遇的关键,为了使调整容易可行,在早期阶段有相对丰富的资本储备和持续投资以保持领先的技术储备至关重要。

杜南科创记者在研究广东12家与人工智能应用密切相关的人工智能上市公司时,发现人工智能在应用中需要成熟的技术特征,这给企业的实际应用过程带来很大矛盾,在城市应用中尤其明显:城市应用场景往往由政府部门管理。如果企业想在新领域开发人工智能技术并将其应用到实际中,就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向企业开放场景。然而,对于城市应用,技术应用不够成熟的风险不小,加上政府项目的一些机制限制。与工业和消费领域相比,城市应用场景的开放给企业带来更多的障碍和风险。

在实际调查中,中南首都科创的记者也发现,目前,人工智能企业在智慧城市的应用主要是与政府合作进行的。 暴露的一些问题在相关企业年报的经营情况或风险提示中有所体现。 调查统计显示,在12个企业样本中,共有7个企业直接参与政府项目,其中6个企业指出了相关风险因素

从六家企业对政府项目相关风险因素的陈述来看,目前企业对政府项目存在以下担忧:一是项目还款周期长带来的财务风险。一些企业指出,“由于公司的主要客户是地方政府和行业用户,上述客户合同的执行期和结算期较长,特别是公司现阶段积极参与城市智能建设和运营项目。此类项目的还款期限一般为1-3年,这增加了公司资本链的压力,应收账款的过度计提也会影响公司的当期利润。” “其次,人们担心政策变化和政府支付能力下降。一些企业指出,“对于政府相关项目,公司对智慧城市公私伙伴关系等建设模式持谨慎态度.然而,仍然存在不可控制的因素,如政府相关政策的改变或调整、政府支付能力的下降和支付期限的延迟,这可能导致项目周期延长、资金回收延迟甚至无法收回的风险。" 从应对措施来看,大多数参与政府项目的企业对未来的此类项目都比较谨慎,一些企业明确表示明年不会增加政府项目。

在记者调查期间,一家有政府投资背景的人工智能龙头企业负责人介绍,智慧城市应用的产业环节包括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集成集成商和相关政府部门。其中,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大多是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和产品研发的创新创业企业,为集成商提供城市应用解决方案,而集成商大多是综合性上市企业,直接与政府项目相联系。

企业负责人表示,政府项目确实会增加人工智能企业,尤其是集成商的应收账款,从而导致财务成本上升、现金流紧张等财务问题。然而,由于许多城市职能由地方政府管理,人工智能企业为人工智能城市开放应用场景是非常必要的。 对于财务压力很小的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和企业来说,政府开放应用场景的重要性大于它带来的财务问题,因此它更倾向于向城市应用程序添加更多代码。然而,对于整合集成商来说,包括许多对财务问题敏感的上市公司,将面临城市应用的必要性和财务压力之间的冲突。当市场环境波动,企业面临现金流压力时,人工智能城市应用对企业发展的影响将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研究和数据统计表明,广东人工智能还存在集成不平衡、集成路径和方向不明确、缺乏有效的集成方案等问题。 例如,人工智能在工业中的应用不如服务业,与生产的融合不如消费的融合,在传统企业中的应用不如互联网企业,有些地区拥挤过热。由于对需求驱动技术重视不够,传统制造业和人工智能很难在生产过程中充分融合。人工智能区域、行业和企业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许多企业基本上都处于单干、孤军奋战的状态。面对行业中常见的问题和企业中的个别问题,很难形成可复制和可扩展的解决方案。

企业政策建议:

积极发挥龙头企业的主导作用

探索情景开放机制创新

作为创新技术领域,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过程中,政府产业政策的支持和引导方向是企业关注的焦点 为此,杜南科创在第二届广东省人工智能峰会论坛上发布了《广东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政策吸引力报告》,旨在探讨广东发展人工智能产业政策的政策特点,提升其对企业的吸引力空 研究发现,广东省政策为企业最关心的情景应用详细列出了15个示范应用情景。 与其他省市相比,广东拥有更为全面的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着陆点,与制造业密切相关。与此同时,它注重通过人工智能赋予城市工业和人民生活权力。

此外,广东省在一系列政策中高度重视龙头企业的平台建设。 在广东政策上,广东致力于建设人工智能开放式创新平台、深度学习计算服务平台、开源软硬件基础平台、产学研合作创新平台等。 在2018年举行的首届广东省人工智能峰会论坛上,5个省级人工智能企业平台获得了许可,而在今年的第二届论坛上,又有10个省级平台获得了许可,加快了企业平台建设的进程。

通过调查研究,《报告》还针对目前广东人工智能企业反映的实际共性问题提出了政策建议。 据《南方资本科学研究》记者对其他省份相关文件的分析比较,国内龙头企业已经成为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和孵化平台。 例如,安徽把科大迅飞作为发展人工智能产业的企业平台 浙江提出培育人工智能企业的“三大工程” 另一方面,江苏提到为重点企业建立领导联系系统,实现“直通车”服务,并为重点企业提供更直接的沟通渠道。

为此,《报告》建议广东省今后在发布人工智能产业相关政策时,可以充分调动大湾区龙头企业的积极性,特别是引导一批具有高质量龙头技术或改造需求的企业形成一个重要平台,孵化和推广更多具有“大鱼养小鱼,活性鱼塘”联动效应的人工智能技术到地面

另一方面,针对企业在城市场景应用中面临的难点,《报告》建议政府管理的城市应用场景可以有序开放,通过政策支持和机制创新,方便大、中、小企业参与智慧城市建设,为智慧城市发展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报告》认为政府支持对新兴产业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但企业能否生存也必须经受住市场的考验。 企业对人工智能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一般都是市场行为,政府不需要成为企业的“大保姆”,为企业的所有风险提供政策支持。 但是,政府可以通过有针对性的政策调整,为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针对一些在企业运营中难以调整的市场,或者那些仅通过市场行为就难以解决矛盾的部分,这也将成为地方政策对人工智能企业的吸引力。

(责任编辑:DF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