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听证会中的检察温度


刑事上诉案件公开审理中的检察温度

□本报记者张晨

“为什么不追究郑赵楷的刑事责任,为什么不起诉他?我的病历中有疑问吗?为什么不能排除这个疑点?”福建省周宁县村民周奎心中的一个老病例已经承受了近20年的压力。

10月30日上午,国家检察官学院福建分院举行了刑事上诉听证会。 在会议室里,长桌被组装成一个正方形。前受害人周奎和前非检察官郑赵楷面对面坐着。涉案的检察官、专家学者、听证员、人民监督员、法医等围坐在一起,试图揭开旧案的神秘面纱,解开周奎的心结。

”今天,最高人民检察院通过公开审理、作证和公开听取各方意见,对周奎的刑事上诉案件进行了公开审查,希望通过公开审查达到促进公平审判的效果。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官办公室主任、一级高级检察官徐湘春担任主持人,将人们的注意力带回了20年前的犯罪现场。

受害者用尽司法程序提出申诉。

1999年12月4日,周宁县村民郑赵楷在女友家处理感情纠纷时,与在场的社交青年阮张思发生争吵,当时阮与女友感情破裂,导致身体冲突。 晚上九点多,阮思章和周奎等人去郑赵楷家做了陈述

根据郑赵楷:的声明,“那天晚上10点左右,阮张思和其他十多人在我家外面大喊大叫。我没有给他们开门,他们向我家扔砖头,其他人想爬墙进屋。” 我捡起砖头,扔出了墙外。 周宁县公安局石城分局在现场调查中拍摄的照片详细显示了事故发生的三层建筑的细节。

记者翻看文件,发现1999年12月,周宁县公安局法医专家说,郑赵楷在二楼走廊向墙外扔砖时,周奎受了重伤。 2000年9月,周宁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 同年11月,周宁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与起诉书相符。同时,法院认定被告郑赵楷的行为过于防卫,判处其两年有期徒刑,并赔偿受害人周奎的各种人民币损失。63元

一方认为判决太低,另一方坚持他是无辜的,双方分别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周奎重伤的医学证据不足,将其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此后,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起诉郑赵楷,因为原公安机关的鉴定结论没有充分依据,宁德市第一医院表示,由于对原病历的怀疑等问题,不能重新鉴定。 周奎拒绝接受这一决定并提出了申诉,周宁县人民检察院、宁德市人民检察院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先后进行了审查和审查,所有这些检察院都坚持不起诉的决定。

今年6月4日,得知最高法院承诺“群众一个接一个”后,我第一次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 ”周奎回忆说,因为材料不完整,检察官促使他补充材料。 9月24日,第十检察官办公室正式受理了此案。

“这是一个困难而复杂的案件,主要涉及证据的鉴定 二十年过去了,时代变了。进行初步评估的法医都去世了。很难再做评估了。 双方之间不断升级的冲突触发了案件逐步达到最高起诉级别。 作为该案的办案检察官,第十最高检察院二级高级检察官王庆民告诉记者,“我们将在9月份受理该案后7天内给申诉人周奎一个程序性答复。 经进一步审查,认为本案确实困难复杂,符合公开审理的条件。征得投诉人同意后,组织公开听证,希望通过广泛听取听证人员、人民监督员、法律专家和法医的意见,为我院依法处理案件提供参考。 “

听证会充分听取了各方意见

”申诉人周奎认为自己的伤害构成严重伤害,要求撤销周宁县检察院不予起诉的决定,依法追究郑赵楷故意伤害的刑事责任,并责令其赔偿申诉人30万元的各种经济损失。 ”10月30日,在听证会上,周奎公开陈述了三项要求

“因重新鉴定无法作出,周奎的伤情是否达到重伤无法确定,认定郑开招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经检委会研究决定对郑开招作存疑不起诉决定。”余晶说。

福建省法学会副会长、福建江夏学院法学院院长、教授陈明添是5位听证员中唯一的专家学者。在听证员对案件进行评议后,陈明添作为听证员代表宣读听证评议结果:“在对案件的复查、审查有了全面的了解之后,我们一致认为,周宁县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周宁县检察院作出的复查决定、福建省检察院作出的审查通知书并无不当,主要因为周奎的伤情鉴定存疑。”

“周奎对伤情结果的发生本身也负有一定责任。”陈明添在解释评议结果时建议,为了使本案有一个让周奎绝对信服的结果,需要重新找一个权威机构对周奎的伤情重新再认定。

借助“外脑”释法说理化解矛盾

“这个事情过去20年了,我心里一直很愧疚。对那天晚上对你造成的伤害,我深表同情,并会在力所能及地情况下给予经济赔偿。”听到评议结果后,郑开招当面向周奎赔礼道歉。

听到郑开招的致歉,周奎的情绪平复了许多。

“双方当事人都因为这件事情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申诉人因此案伤残,终身痛苦,被不起诉人也身陷囹圄多日,希望双方能够互谅互让,早日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徐向春劝慰道。

一场持续20年的恩怨终于解开。

作为最高检第十检察厅成立后举行的首次公开听证会,办案组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王庆民介绍说,结合案情需要,他们提前确定参加听证活动的听证员、人民监督员、人大代表等各方人士,让他们作为第三方,借助“外脑”来评判、监督办案的过程和结果。

全国人大代表、最高检特约监督员、福建省律师协会名誉会长、福建新世通律师事务所主任洪波在观摩整场听证会后表示:“无利害关系第三人的意见能够安抚双方当事人,有效化解矛盾,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

“听证会结束了,但是扎实推进息诉罢访、真正做到案结事了、让申诉人开启新生活的后续工作才刚刚开始。”徐向春透露,“由于周奎客观上确实是受了伤,生活不便,承办人在审查办结本案的同时,亦考虑到周奎符合检察机关司法救助的情形,所以我们正在协调各方,准备对周奎开展司法救助。”

“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审查制度,更加自觉主动地运用公开听证、公开示证、公开答复等多种形式加大公开审查工作力度,更加充分地听取当事人和社会各界意见,更加广泛地接受各方面的监督。”徐向春告诉记者,“我们第十检察厅有八个办案组,每个办案组都在认真评估审查接收到的刑事申诉案件,对属于重大疑难和久诉不息的刑事申诉案件,尽量采取公开听证的方式化解矛盾,将此项行之有效的好制度、好工作常态化,让人民群众真正感受到检察温度。”

【编辑:王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