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新华社遭暴徒纵火,香港法治之耻


11月2日下午,一群暴徒未经警方许可在香港岛非法聚集。 一些暴徒“闪电”损坏了新华社香港分社在湾仔的窗户和大门,并向大厅投掷燃烧弹,引起火灾。 幸运的是,大火很快被扑灭,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然而,这仍然是赤裸裸的极其恶劣的暴力犯罪行为,也是对香港法治的又一次践踏。

我们强烈谴责针对新华社设施的暴力犯罪,呼吁香港执法部门尽快将暴徒绳之以法,并呼吁香港司法部门做出与罪行严重程度相称的判决。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香港的法律权威不会进一步削弱,从而遏止暴力罪行的进一步升级。

连续几个月,香港一些激进势力和暴徒肆意扰乱公共秩序,破坏公共设施。 这种行为是没有道理的,但在香港各种复杂因素的综合作用下,这种行为正呈现出日益激烈的趋势。 过去,暴徒砸碎香港立法会和政府机构,放火焚烧中国银行在香港的几家分行。 新华社香港分社遭到纵火袭击,这是香港暴力和破坏的新升级。

首先,新华社是一家通讯社 任何文明社会都不能容忍针对新闻机构的破坏性犯罪。 此外,新华社香港分社成立于1947年,不是一个普通的新闻机构。它在香港回归祖国的进程中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这些暴徒放火焚烧新华社香港分社的原因显然是政治性的和险恶的。

需要看到新华社具有象征意义。破坏新华社的暴徒不仅是对香港法治的挑衅,也是对中央政府和大陆的挑衅。 后者更受暴徒的关注,他们致力于通过暴力活动加剧内地与香港之间的冲突,并在疯狂的妄想狂之外绑架香港的稳定与繁荣。 他们试图用政治逻辑为他们的犯罪行为辩护。 他们是罪人,但他们仍然想成为“英雄” 问题是,他们的错觉是如何产生的?

从法律角度来看,对错一目了然。没有灰色地带,只是有人一直困惑 殴打、粉碎、抢劫和焚烧行为在任何国家或地区都是严重犯罪。这与所谓的示威游行或言论自由有什么关系?如果这些罪行得不到适当的惩罚,对香港这个法治文明社会来说,岂不是一种耻辱?香港奉行“一国两制”的原则。司法制度有一定的独特性,但这种独特性不能超越人类文明的共同底线。

迫切需要停止暴力和控制混乱。 事实上,在《基本法》框架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有相对充足的法律工具和空来控制暴乱。 这里应该特别提及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部门不能作出客观上鼓励暴力活动的判决。 日前,侮辱国旗的香港人只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影响非常严重。 这种判断无异于成为暴徒的帮凶,是镇压香港暴力和混乱的实际障碍。

香港再也承受不起混乱了 内地社会对此感到悲哀,但香港社会却直接遭受痛苦。 更多香港人应该站出来,明确反对暴力,客观上拒绝成为暴徒的帮凶。首先,他们应该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