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九成被调查北京市民赞同强制垃圾分类


?

近日,通过“基层群众代表万人参与修订”活动,北京市12257个乡镇代表进入基层,征求公众意见。修订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截至8月底,直接参加活动的人数为243,000,其中包括公民和社区工作者。

88%的人同意完全控制

数据显示,北京青云的日垃圾量逐年增加。目前,总量已达到929万吨。市政固体废物掩埋场每天有10,900吨废物掩埋场。储存能力接近饱和,废物焚化处理设备长时间过载。跑。面对这样严峻的形势,从源头控制总量尤其重要。

市人大城市建设环境保护办公室主任郝志兰说,在涉及的24万人中,有88%同意实施全面的家庭废物控制,而92%同意减少一次性用品的使用。 94%的人认为应限制商品的过度包装和快递。

具体来说,大多数群众都赞成限制一次性用品的使用,并限制快递行业的过度包装。建议从源头限制一次性产品的生产。旅馆,饭店,外卖店,零售等行业应逐步淘汰一次性洗漱用品,餐具,塑料袋等,提倡使用布袋或环保纸袋;基层单位建议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提倡无纸化办公,增加再生纸比例,不要使用一次性杯子等耗材。

海淀区人大代表赵志伟建议:“生产,销售和使用一次性产品的试行登记制度,从源头开始建立废物处理税法规,同时购买大量使用一次性物品的食品和住宿设施。个人对逐步减少使用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并对大幅减少的机构和个人提出了税收优惠的激励措施。”

“必须改进垃圾分类标准。”东城区人大代表李伟华说,东城区的垃圾分类已逐步减少,应全面控制。根据现有废物产生量,制定合理的垃圾减少标准。

此外,东梅区人大代表杨梅认为,除了从源头上控制垃圾总量外,还可以采用垃圾处理费阶梯模型:建立合理的减少目标,单位如果目标得以实现,个人将获得奖励;多余的越多,垃圾处理费就越高。控制工作的总量是在单位和个人的共同努力下完成的。

强制分类有望进入法律

除了全面控制外,居民普遍认为,只有将废物分类到公众的法律义务中,才能促进废物从概念认同到行动意识的分类。

数据显示,有88%的人认为有必要对居民的垃圾分类进行强制性规定,有96%的人同意应加大对接收企业的混合运输的处罚力度,95%。群众认为,应该树立保密和接受监督的责任。

赵志伟建议:“有必要对分类的个人绩效做出明确的要求。关键是如何完善实施措施,避免法规的实施。与此同时,有必要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防止居民参与垃圾分类。在增加塑料袋等过程中,很多问题。”

此外,海智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胡志坚认为,应该强调废物分类的后续行动。例如,胡志坚说,居民经常看到分类过的垃圾箱,但它们却混在回收的垃圾车中,对居民的积极性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负面影响。因此,在对居民生活垃圾进行分类的义务的基础上,有必要加强对整个链条的权利和义务的规定,避免发生垃圾产生,收集和运输等各个主题之间的冲突,并产生影响。政府政策的初衷和实施效果。

在奖惩方面,百分之九十的人同意对非法放置的单位和个人处以罚款,百分之九十一的人认为应加强信用惩罚。

李伟华认为,现行制度对个人的处罚很少,很难取得证据。在此阶段,居民进行初步分类后,仍需要成立专职人员进行检查和二级分类。应开发一些住宅中可用的主要垃圾分类设施,例如厨房垃圾收集和存储分类设备。请参阅欧洲等国家处理垃圾分类的管道设施,并选择一些社区进行试点项目。

对于具体的处罚方法,胡志坚建议根据垃圾源的数量和危害区分不同的主体,并制定适当的处罚措施,并处以信用处罚。根据中国的国情和北京的实际情况,对企业和居民施加不同的罚款,这可能是痛苦的,负担得起的。不改变学历的企业和居民可以处以高额罚款,并将其计入信用记录。

法规正在修订

1.2万名人大代表赴基层征求意见建议,旨在做好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对于当前立法情况,郝志兰表示,目前修法时机已经成熟,群众普遍认为现行条例的实施为本市开展垃圾分类工作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建议加快条例的修订工作进程。

据悉,目前上海、广州、福建、杭州、海口、长春、宁波、厦门等21个城市已经出台了生活垃圾分类地方性法规。北京市作为全国首批8个垃圾分类的试点城市之一,2011年就出台了生活垃圾条例。

不过,郝志兰指出:“北京的条例跟上海对比,在依法推进城市垃圾分类方面还缺乏有效的法治手段。”郝志兰表示,接下来将根据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继续完善条例的修订工作,完善一些罚则,完善运输、一次性储运、地方的垃圾总量控制等等,进一步公开征求各方面的意见。

事实上,垃圾分类这项任务并不简单。市人大代表缪平表示,北京作为特大城市,人口流动性强,在一些城乡接合部地区,外来人口的比例和当地居民的比例达到10:1,导致管理困难。缪平指出:“而且一个小区、每一个小区、每一个镇村的情况都不一样,不同的人群对垃圾分类的想法也不一样。”

也有群众建议,垃圾分类要因地制宜,对于平房院落可以考虑入院收运垃圾,对于楼房区可以增设厨余垃圾收集容器,对于老旧小区可以在较为集中的区域设置一处有害垃圾和可回收垃圾收集容器,在其他方便投放的区域设置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两类收集容器。

此外,缪平表示,明确社区、业主、物业、清运公司、消纳单位的主体责任,并在条例中明确。“当地社区居委会的作用非常大,社区基层干部非常积极,但是感觉物业没有到位,物业在小区里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因为垃圾的清运是他们进行的,所以要加强镇和街道对物业的约束力,要提高物业公司的社会责任感,通过物业引导居民参与。”他说。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常蕾